柠宿xk

楚云秀 / 玫瑰陛下。

是闪烁着自己光芒的耀眼而动人的云秀啊💙

咸蛋仔:


   玫瑰陛下的调香灵感据称来自Marcel Proust的 Le Côté de Guermantes中的盖尔芒特公爵夫人,她集中了普鲁斯特在圣日耳曼区的所有快乐,原文的描述是是“就象集中在一只贝壳里,夹在玫瑰色珍珠层那发光的壳瓣中间一样。”


    长久以来我一直觉得楚云秀与玫瑰红色非常合衬,着在唇上是秾艳鲜明,而长发如丝萝,却并不显得荏弱,香水也不是少女香,前调的荔枝清甜过后是玫瑰与麝香交织的骄矜意味,摩洛哥玫瑰香古典且优雅,而麝香沉静,并不具有侵略性,反倒觉得温暖且沉郁,咄咄逼人的粉紫色金属质感。


    扛起烟雨楼的肩头同样是栖凤凰的梧桐枝,楚云秀只是个喜欢追剧睡美容觉的普通姑娘,并不是锋利且棱角分明的女王。她未必有多美,但必定有坚定自信的气质,后调的贵族气息被不腻人的甜香冲淡,像金莲台上漫出去的金粉,细致温和且耀眼,与人物是非常贴合啦。


   

【正副队①组】走着瞧

温馨[?]幽默O_o

谦和:


  • 方士谦王杰希友情向。谦哥的生日似乎快到了……


  • 这是正副队①组,③组是许斌大大和老王→ 戳我,以后会写②组邓副和老王的。





“你说我走的时候怎么告别比较好?”方士谦坐在写字台上,屁股底下压着一塌信纸,闲不住地拿着个苹果抛上抛下,“说点啥?再见?古德拜?撒由那拉?”


王杰希说:“撒由那拉吧。”


“我勒个去啊。”方士谦翻了个白眼,一个走神苹果咚的一声砸到了地上,咕噜咕噜滚到桌角边,“老王你到底是怎么一本正经地说这么谜的话的?”


王杰希站在阳台上收袜子:“还好吧……”


“诶诶诶,你看,喻文州模式上线了。”方士谦摊手,“每次你想表达‘大爷很忙别来烦我自己一边玩儿去’的时候就会开启这个模式,模棱两可敷衍着讲话。”


“新理论。”王杰希正忙着把衣服架子重新挂上去,“我记得你之前批评过我‘我行我素丝毫不顾及别人感受’,如果真不想说话还会敷衍?”


方士谦维持着思想者的姿势沉默了一会儿,装模作样地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啊。”


“你的意思是我变了?”


“不啊,你可是王杰希,一直以来。”方士谦说,“变的是我的地位。这么多年,咱俩的革命友谊终于让我进入了‘熟到让王杰希愿意花唾沫敷衍的人列表’第二位。”


王杰希无语提着晾衣杆走进来:“我没有这么奇怪的列表……第一位是谁?”


方士谦说:“黄少天。”


“……”王杰希露出一副如鲠在喉的表情,“你也知道你的烦人程度仅次于黄少天?”


方士谦瞪大眼睛指了指自己:“我烦人?”


“普通烦人。”王杰希公允地说,“你比较擅长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方士谦叉腰,“怎么跟前辈说话呢?而且,还不快给朕把苹果捡起来?!”


王杰希承认有一瞬间非常想用晾衣杆抽他。




彼时还年轻气盛愣头青的方士谦和王杰希度过了颇为漫长的一段相看两厌的时光——当然大部分情况是方士谦对着王杰希横眉怒目,王杰希对着方士谦面无表情。


和王杰希这个死小孩生气绝对不是个明智之举,因为当你气得要死要活的时候会发现他根本不鸟你,还显得特别淡然特别无所谓。


这是年轻的方士谦在新晋队长王杰希上任三个月后愤怒得出的结论。经历了无数次的惨遭无视,方士谦发现看着王杰希冷漠的表情,自己干啥都有种无理取闹的感觉,而对方继续该干啥干啥。


方士谦更愤怒了,连带着不想搭理跟王杰希交好的那群三赛季小屁孩(邓复升委屈)。于是他找了个队里的前辈吐槽。


方士谦拍桌:“王杰希跟队长差了十个天安门!”


前辈劝他:“到了游戏里都是魔道学者……”


“那怎么能一样?!”方士谦瞪眼,“伏地魔和钢铁侠还都没鼻子呢,那能一样吗?!”


前辈说:“钢……”


方士谦说:“不能!”


前辈:“……”


发泄完之后方士谦终于想起了前辈,看着他等回复。前辈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先走走看吧,别辜负了队长。”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两个队长。”


方士谦难得没有嚷嚷着“那个小屁孩算什么队长”。




王杰希手持晾衣杆。


方士谦锲而不舍地指着地上的苹果。


王杰希叹气:“无理取闹的巅峰。”


“你知道什么叫无理取闹?举个栗子,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给我摘个星星吧,另一个人给他摘来了,他说,不要这个,这个是木星,我比较喜欢土星。”方士谦说,“这才叫无理取闹,给前辈捡个苹果你还好意思抱怨?”


王杰希狂翻白眼,然后捡起了苹果。


方士谦满意地点点头:“前辈跟你讲啊,你有没有听过张良捡鞋的故事?”


王杰希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这个故事是说,有个帅气的老汉,从桥上把鞋甩了下去,让路过的吃瓜张良帮他捡鞋。张良默默帮他捡回来之后,他说……”


“停。”王杰希打断他,“方士谦你不是想让我给你洗苹果吧?”


“嘿嘿嘿。”方士谦说,“真机智。”


王杰希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晾衣杆。


“还有。”


秋天的到来并没有带走多少热度,日头火辣辣地挂在窗外,王杰希微微抬头看了突然犯浑的方士谦一眼,空气中扬起的灰尘在日光里起起伏伏,他靠在窗边眯缝着眼睛,整个人被耀眼的光线衬得一派柔和。


“这赛季要是能拿个冠军玩玩我就圆满了,然后把账号卡扔给柏清,潇潇洒洒浪迹天涯。”方士谦说。




没有哪个荣耀的死忠粉会忘记属于微草的第五赛季,和第五赛季时的微草。而方士谦作为站在台上的那个,对当时四面八方闪瞎人眼的聚光灯更是记忆犹新。


大家从选手房间冲到台上的时候都多少有些面目狰狞,方士谦仰起头就能看到悬在半空的大屏幕上自己喜气洋洋以至于有些傻兮兮的大脸。邓复升冲过来搂住他,似乎是想把方士谦抬起来转个圈,但没成功,于是俩人结结实实地熊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犹如一对傻逼。


王杰希站在队员中间,面向观众,右手举着主持人不知什么时候递过来的话筒。他们站在整个场馆的正中央。


“没错,微草。”王杰希说着,用空闲的左手在身旁画了个圈,圈住台上蹦跶来蹦跶去的队友们。方士谦抽空回头看他,对于自家队长到这种地步还能不手抖的职业素养致以崇高的敬佩。王杰希停顿了几秒,然后摊开手掌,(方士谦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比剪刀手!”)面对着耀眼的灯光,他继续说出了接在“微草”后面的两个字:“冠军!”


场面仿佛在瞬间爆炸,场馆被掌声淹没,欢呼声冲破屋顶,彩带噗嗤噗嗤喷满舞台,大屏幕上开始回放总决赛的精彩瞬间,五颜六色的光束在台上扫来扫去,最后定格在冠军队员们绿油油的队服上。王杰希依旧保持着举话筒的姿势,一束光从侧面打过来,把他的侧影笼罩得毛茸茸的。逆着光的身影黑暗模糊,被白色的光线切割出明显的轮廓。


四周太吵了,邓复升冲着方士谦的耳朵吼:“老方你该减肥了!”


方士谦大笑着吼回去:“滚蛋!”




“就这么定了。”王杰希端详着苹果,像是在和苹果说话。


方士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啊?”


“这赛季的冠军。”王杰希依旧盯着苹果,“被微草承包了。”


方士谦从桌子上滑了下来,扶着转椅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王杰希走到阳台放下晾衣杆,转身埋头洗苹果。


方士谦冷静了一会儿:“你不是号称理智分析从不把话说满吗?”


“那是张新杰。”王杰希说,“我偶尔还是想承诺一回的。”


“哇。”方士谦夸张地一把抓起晾衣杆,“阿杆,你看,这个大小眼好嚣张哦!”


王杰希特别想反手一个苹果砸死他。




彼时还少年老成初露锋芒的王杰希觉得方士谦实在是个擅长无理取闹的家伙,一个人戏多得不得了,隔三差五发神经。


——比如在他洗漱的时候方士谦在一旁念叨“队长让你吹响胜利的号角,你却浪费时间坐着泡脚”,比如训练的时候方士谦不停在频道里哔哔着“人怕出名猪怕撞,神圣之火浪打浪”,比如每次重要比赛过后方士谦都会摆出一张融合了不屑不满但是还凑合所以暂且原谅你但是要继续努力的复杂表情,以至于向来清心寡欲王杰希暗地里把方士谦的备注改成了“方士谦变万化的表情包”。


这是和方士谦学的,在他无意间发现方士谦联系人列表里有个名字是“中国移动次打次”之后。当然除此之外方士谦的通讯录依旧丰富多彩,比如“邓复计划升育”,“李亦辉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韩文亲亲肠”“张佳我乐个去”……而林杰的名字更是独树一帜:林Jack哦Rose一起Jump。


王杰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只是列表中的一串数字,还是因为队内事务交流必要方士谦才勉强记了他的电话号码。方小同志的情绪林杰也看在眼里,但他最后只是在电话里和王杰希说:“没问题,走着瞧吧。”


谁也没想到走着走着,方士谦会有说出“我们队长最牛逼”这种话的一天。如果有人和方士谦讲,几年后你和王杰希会毫无违和感地训练后相约撸串,方士谦肯定反手就是一巴掌。而王杰希也不会相信走着走着,自己会耐着性子回应方士谦不着边际的扯皮,并且在他退役的时候有那么一丢丢,可能不止那么一丢丢的不舍。


彼时的一切都来日方长,属于他们的荣耀还在路上。


这导致在几年后王杰希终于发现自己的备注名变成了“王杰嘻嘻喜之郎”之后,有种谜之欣慰感。




第六赛季年后假期结束,队员们接二连三地开始归队。天空黑漆漆的,方士谦开着车往俱乐部赶,半路发现人行道上有个黑影,辨认出是谁后二话不说开了远光灯。


被晃得睁不开眼的王杰希无语地停下来。


方士谦摇下车窗,被扑面而来的寒气吹得抖了抖,但还是锲而不舍地伸出脑袋,扯开嗓子喊:“大爷,搭车吗?”


王杰希说:“不搭,我碰瓷。再不关灯我就躺地上了啊。”


方士谦把车慢慢停在路边,让裹成粽子的王杰希坐到副驾驶上。王杰希居然不光裹着厚厚的老年人围巾,还带了个蠢爆了的帽子!方士谦皱起了眉毛:“大晚上的你在外面溜达啥?”


“买东西。”


方士谦把袋子扒拉过来看了看:“你生病了?就这么随便买药,小心药到命除。”


王杰希摘掉帽子:“感冒。”


“我勒个去啊。”方士谦说,“怪不得你要戴帽子,看你发型都能想象到你的睡姿。”


“走得急。”


这时方士谦的电话响了起来,王杰希瞟了眼屏幕:袁柏清妈妈咪呀。


王杰希问:“这是谁?小袁?”


“不是。”方士谦说,“这时袁柏清他妈。”


王杰希:“……你连孩子家长都不放过?!”


方士谦把车停在俱乐部门口接通了电话,耐心地听着徒弟妈的絮絮叨叨。王杰希也没下车,窝在座位上望着窗外。不知何时天空飘起了细小的雪花,只有在路灯下才能看到晶莹的白色粉末不紧不慢地飘飘洒洒。袁柏清和刘小别刚从外面回来,光顾着聊天没发现停在一旁的轿车,两人讲着话吵吵嚷嚷进了大门。


方士谦挂断电话的时候发现王杰希依旧望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眼里满是可以称之为希望的东西。而在事实上某些时候,他就是希望本身。


“老王。”方士谦说,“下车吧。”




接过苹果后,方士谦突然拍了拍王杰希:“老王啊。”


王杰希用“你丫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的眼神抬头瞅他。


方士谦不以为意,继续道:“我发现伏地魔虽然丑,但是他有才华。”


王杰希:“……?”


“走着瞧吧。”方士谦轻松地摆摆手,“拿好魔杖,骑上扫把,一统江湖!”


王杰希虽然带着满脑子的黑人问号,但最后还是嗯了一声。




-END-



我还是很喜欢你

啊……躺平……我还是很喜欢你……文笔怎么这么好……

GGTV新闻频道主持人千机伞: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声声一场夜雨,润物无隙。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春雪酿罢桃李,桥影蓝溪。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落红尘难觅,不留其行。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大海溶于天际,风无浪静。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一叶承秋入地,却化春泥。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大漠孤烟一缕,苍茫沉寂。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缭然百花相迎,九州春意。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沐雨山河万里,尘风谢尽。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年少一唱酩酊,莫笑醉极。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姑苏秋色几许,云木相栖。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霸图千秋鼓唳,盛世好景。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亭外微草离离,年岁不息。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人间青衫蓝雨,穷尽诗笔。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佛前千转菩提,轮回相忆。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海棠醉客十里,一季兴欣。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荣耀刻骨铭心,虽千万人,吾往矣。

魔术师有特殊的追人技巧。

突然想到了这样的场景
“文州我想和你在一起”“除非g市下雪”“……”
直到这个冬天……“文州,下雪了(^_^)”“Σ(|||▽||| )gi嘿雷……”“嘿嘿嘿”
\(〇_o)/

[屾从]山外青山人外人……的同人

迟到的新年贺文。

  吃完饺子,沈屾和叶从站在阳台上等着倒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话题从初中时的那个谁谁谁和谁谁谁结婚了耶侃到今天中午吃的菜好咸, 大部分时间都是叶从在说话,沈屾只是一直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答几句。
  突然,叶从停了下来,沈屾侧头看他,发现他正一脸委屈地看着自己:“媳妇,为啥这么久了都是我一个人说话呢,都新年了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沈屾:“嗯……我不是一直有在回答你吗……而且,还没到新年啊。”
  叶从:“媳妇,咱能不纠这些吗……都‘快要’新年了,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沈屾似乎陷入了沉思,半天没有反应。叶从正打算开口圆场:“那个,媳妇啊……”
  沈屾:“叶从。”
  叶从:“啊……啊?”
  沈屾:“叶从,虽然在考试上我从小倒霉到大,但也许是因为,我的运气都用在遇见你这件事上了吧。”她又顿了顿,“新年快乐。”
  叶从愣了愣,一把抱住了沈屾。沈屾也笑着抱住了他。
  过了一会儿,沈屾感到肩膀上有点湿,她疑惑地往旁边看,发现叶从正在往她的衣服上抹眼泪鼻涕(……)
  “你怎么哭了?”
  “媳妇,你突然跟我表白,我好感动啊5555”
  “……我哪里表白了?”
“你没有吗你刚刚明明就有!”
  “……我”刚要说什么的沈屾突然被叶从用手捧起了脸。
  [沈屾:???]
  “既然你刚刚没有表白,那我来说好了。”
  叶从认真地看着沈屾:“媳妇,我爱你。”
  一个深吻紧随而至。
  新年的钟声敲响,贺年的烟花也接连绽放,炫光照亮了这对深爱着彼此的小情侣。
  愿他们白头偕老,共看山外青山。也祝你们像他们一样找到自己的人外人。
  新年快乐。

很小的脑洞。

在唐柔一挑三后,全场沸腾了。
而公共频道闪过几句话:
“说过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无论是我,还是兴欣。”
“无论是一挑三,还是冠军。”
“兴欣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徒步22公里,燃!